小炮

【待授翻NC-17】SometimestheBestGiftsComeinSmallPackages

作者:Frayach

原作网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15926/chapters/1543532?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182461848


跟作者要了授权,但是还没有回复。侵删。


Summary:

Draco有个秘密,而Harry下定决心要把它找出来。


他太可悲了。也许比可悲糟得多。他疯了。又疯狂又可悲又愚蠢。

 

Malfoy正在和会所里最漂亮的男人跳舞。让Harry垂涎三尺的本应是那个漂亮男人而不是Malfoy。他希望可以把这归咎于自己喝多了或者已经累得仿若被掏空,但是数月前他就已经决定不再唬弄自己了。他想要Malfoy。这事真是又可悲又疯狂又愚蠢又丢脸又……让人无法自拔。他必须承认。Malfoy的舞姿让他迷醉,就连他一直在喝的啤酒相比之下都寡淡无味。

 

天啊!他太想要Malfoy了,想到牙疼。或者牙疼是因为他一整晚都紧咬着腮帮子。

 

他们不是朋友,但一次魔法部的晚宴上,他两在一棵盆栽树后面吻得天昏地暗。Harry差点就射在了内裤里。他知道Malfoy察觉到这个了——他不可能没有。礼节性地亲了亲Harry并走开之前他说了句,有意思。Harry又在树后面呆了几分钟才回到自己的桌前。他能感受到Malfoy一直注视着他。他也很确定Malfoy知道他并没有在欣赏那些微型柠檬或者思考这些盆栽土的成分。

 

这就变成了个挑战。“别问他,”Seamus说,“直接抓住他的手,把他拉到那边的树后面然后亲他。如果他对你施咒,我们会来帮你的,不过他不会对你施咒的,伙计。决计不会。他一晚上都在看你,并且还不是用那种“我是恶鬼要对你阴魂不散”的方式。

 

Harry本是拒绝的,然后Ron(竟然是Ron!)醉醺醺地拿自己那张有Cannons亲笔签名的海报打赌说Harry没这个种。

 

于是现在Harry得意洋洋地成为了那张海报的所有人。希望这是生动的一课——永远不要去煽动他做任何事,然后别用任何一样价值超过一品脱啤酒的东西来跟他打赌。然而悲剧的是,他喝高了,除了Malfoy那洋洋自得的笑和放在自己屁股上的手,Harry什么都记不清了。还有,那极具纪念意义的勃起。

 

Harry叹了口气,然后喝光了剩下的酒。Malfoy依然和那个打扮得光彩夺目的男人在舞池里厮混着。Harry看向自己皱巴巴的衬衫,之前Hermione注意到然后施了个清理一新,不然上面还沾着一块扎眼的污迹。两人一比,不言而喻。他确定盆栽树事件的发生,完全是因为那天他穿了一件非常合身的正式长袍,还系着据Hermione说颜色可以“衬托他的眼睛”的领带。而他今晚,活像刚从坑里爬出来似的。

 

周围的伴侣看着Malfoy和他的搭档就像在看艺术品——关于这一点Harry得承认他们确实挺像。他们一起扭动着——并不淫猥反倒挺优美的,而且显然他们对对方的身体了如指掌。那个男子手搭着Malfoy的腰,Malfoy的双臂圈着他的脖子。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他两似的,他们眼中只有对方。Malfoy看上去双颊泛着浅红,肌肤上的汗珠闪着光芒。

 

“你不去问就永远都不可能知道,”Neville说。

Harry哼了一声,从Hermione盘子里偷了根薯条.“我非常肯定他的男友可不会对我给予他们的注意感激涕零。再待十分钟他们就会从这飞路离开。”

 

他又摸了根薯条,Hermine拍了下他的手。

 

“你可是个Gryffindor,”Neville说道,“Malfoy貌似要独自去卫生间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不在意?”Harry问道。

 

Neville用一种只有他能做出的“苦大仇深”的表情看着Harry。这表情他肯定是从他外婆那学来的。

“你一整晚都在滴着口水盯着他,”他说道,义正言辞地。

 

Harry缩了缩。他真的表现地有那么明显吗?

 

眼见Malfoy亲了下他的伴侣然后穿过人群朝着卫生间走去。犹豫了一会儿还被桌上的每个人都催了一遍之后,Harry决定跟上Malfoy。显而易见,如果他灌了足够多的酒,他就可以去做几乎任何事。这真是个令人惊慌的认知。

 

把卫生间的门推开,他的心脏砰砰乱跳。不幸的是,旁边的隔间里有一对正干的火热,所以当他说“Hiya,Malfoy”时Malfoy也就只能说“干什么?”,这真是尴尬至极,Harry感到自己的脸红起来了。

 

“他们听起来乐在其中,”Malfoy边说边对着隔间点头,那隔间现在看上去就要塌了。他两在水槽前站着,Malfoy给了他一个古怪的微笑,“精力旺盛。”

 

Harry点了点头。尴尬开始蔓延,占了那隔间的其中一个人大喊着那四个可以在任何情况下表达感叹的字母(嗯,就是F开头K结尾的那个词)。然后,骇死个人的,他的伙伴放了个屁。

 

Harry想现在就死去,但Malfoy笑了起来。

 

“他不该吃豆。”

 

镜子里Harry对着他勉强笑了笑。他突然无比清醒,痛苦地意识到跟着Malfoy是一个多么糟糕的决定。但是他跟了,所以现在得做点什么才行。而且Malfoy正看着他,很明显的,他知道自己被跟踪了。

 

“哪天一起吃个饭?”Harry声音有些沙哑。

 

Malfoy表情玩味十足。“什么?”

 

“哪天我们一起去吃顿饭?”Harry又问了一遍,和之前一样语无伦次。

 

现在有人进行着一场呱噪的咬(拆开)。

 

“你是在约我吃晚餐吗,Potter?”Malfoy刻薄地笑着。

 

Harry只能点头。

 

“只要搞清楚这不是次约会就行。”

 

Harry努力掩藏着自己的失望。“当然不是。我两,约会?”

 

“确实荒谬之极。恶魔们都要在地狱里打雪仗了。”

 

Harry只是尴尬地笑笑。他当然没有想过要和Malfoy一夜缠绵。

 

“这周晚点的时候猫头鹰联系我,”Malfoy说边说着便用手指将湿了的刘海梳向脑后。

 

谢天谢地在被咬(拆开)的那个人开始发出公牛般吼叫之前他离开了。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