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炮

我们的爱情 番外

番外

一起上车看贺天耍流氓。

我是真的不会写H。

这是有生之年第一次写H啊,写不好请见谅。

欢迎各位提意见。非常感谢。




贺天洗漱完进屋的时候,红毛已经躺在被窝里了。刚坐在床边红毛就挪过来,眼睛发亮地看着他。一看这勾人的眼神,贺天就知道这货想干嘛了。

“你不是刚才还喊累么,怎么现在倒是来精神了?”贺天揶揄道。

看贺天笑话自己,红毛脸一红,面子上挂不住,重重地在贺天背上拍了一掌,道:“你个臭流氓,现在装起正人君子了?不睡拉倒!”说完躺回自己那边用被子蒙上了头。

贺天好笑地看着那个把自己裹成蚕蛹的家伙,趴过去把他的头扒拉出来,“媳妇儿别生气,来来,老公疼爱你!”

“谁是你老婆,死边去!老子现在要睡觉了!”红毛使力想把被子拽回来,可惜贺天也使劲抓着没让他成功。

“我这不是要陪你睡么。”贺天眼睛都笑弯了。

“滚!老子要自己睡!”

“镇压”与“反镇压”上演结束后,红毛被贺天死死地按在了床上。他对贺天怒目而视,“你他妈从老子身上滚下去!”

贺天笑嘻嘻地看着他,然后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带响的,“不行。”

说起来,两人也有好长时间没有亲热过了。红毛被亲了一口还有些抗拒地挣扎着,当贺天的脸凑近他,两人呼吸交【勒个】融时,红毛也停止了反抗。见红毛乖顺下来,贺天一只手伸上来抚摸着他的头发,膝盖顶在他的双【勒个】腿中间,这个暧昧的姿势让他们同时心跳开始加速。贺天俯下头亲了亲红毛的额头,然后眼睛,鼻尖,最后两人的嘴唇交叠在了一起。他双手捧着红毛的头,忘情地舔【勒个】吮着。红毛也不自觉地双手抱紧贺天热情地回应着这个吻。等亲吻停下,他们望着对方,微微地喘气,在对方眼中看见了升腾起来的火 。贺天又低下头去吻红毛,不过这次的吻更多了些挑【勒个】逗,欲【勒个】望和侵占。他解开红毛的衬衫,不断抚【勒个】摸着他的身体,手指逗弄他胸【勒个】前的两点,让它们肿胀,挺立。他把膝盖从红毛腿间伸出,坐在红毛的小腹下方用自己渐渐鼓胀起来的裆部磨蹭着红毛。红毛抱着贺天的背轻声哼叫着,任由贺天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贺天顺着他的嘴唇,脖子,胸膛亲吻下来。用唇舌逗弄了一下可爱的两个小红点,引来红毛拔高的叫声之后,又继续轻啃他的肚脐,小腹,直至中心。把他的短裤扒下来,里面已经变硬的那一根前端早就开始淌着透明的液体了。贺天促狭地笑了笑,怜爱似的轻啄了一口顶部,然后抬起头看着红毛,把自己的也掏出来,两根握在手里摩擦,撸【勒个】动。红毛抬起眼睛看着贺天,在他的双手的刺激下不能自已地发出叫声。就在他快要到临界点的时候,贺天突然放开了手里的两根柱体,抓着红毛想要抚【勒个】慰自己的双手举到头顶,俯下身来和他交换了一个濡【勒个】湿而缠绵的吻。在红毛失神的时候,他的一只手伸到红毛的后面,轻轻按摩着那个即将容纳自己的穴【勒个】口。红毛知道要来了,尽力地放松自己,但是手指进去的疼痛还是让他一下子绷紧了身体,全身僵硬。贺天安抚地亲吻着他,却没有停止开拓,直到那里能够容纳自己的三根手指。

“毛儿,我要进去了。”嘴对嘴亲了一口红毛,贺天把他的双腿架到自己肩上,温柔地说道。

“……”红毛双手攀上贺天的手臂,移开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

然后贺天一鼓作气地顶了进去,整根没入,红毛瞬间抓紧了手下的双臂,惊叫出声,生理性眼泪不断涌出。

贺天进去后就没有动作,而是停下来将红毛的眼泪吻走,等他适应。红毛喘了一会儿气,便难耐地扭了扭屁股。贺天接到信号便开始在红毛的身上驰骋起来。

贺天最喜欢的一个姿势就是红毛正面坐在自己的腿上。当动得激烈的时候他会情不自禁地抱紧自己,喘息和啜泣声在耳边回响,异常撩【勒个】人。然后,他会摸索着将嘴唇凑过来和自己接吻,双目紧闭,吻得用力且贪婪。总之,这个姿势足够色【勒个】情,却又充满爱意。现在,他们就是这个姿势。贺天坐着,红毛扶着自己的肩坐在自己的腿上,而自己扶着他的腰,上下动着。红毛现在已经完全进入状态,配合着贺天的动作,自己扭【勒个】动着腰。在贺天摩擦到某个地方的时候,他颤抖着尖叫了一声,贺天知道找到那个点了,连忙不断顶弄刺激那里,直到两个人攀上高【勒个】潮。

清理完两人躺了回床上。

“毛儿。”贺天伸手把红毛捞到怀里。

“嗯?”红毛也把手抱到贺天背后,让两人成一个相拥的姿势。

“给我生个崽儿吧。”

红毛抽手过来给了贺天肩上一锤,“你他妈傻了吧。老子是生崽儿的吗?”

“我说过床上不许说脏话。”贺天重重地拧了一下红毛屁股。

“哎哟,你他……轻点儿!”见贺天作势又要拧,红毛赶紧改口。

“这还差不多。”贺天吻了吻红毛额头。

“你刚才让我喊你贺老师了吧?”

“……没有。”

“你他妈还装蒜,我亲耳听到的,你个流氓!”

“你能不能换个称呼。好歹我也是个人民教师,天天被你这样喊,都让我怀疑自己的职业了。”

“你可不就是个流氓么?衣冠禽兽!”

“呵,还会说四个字的词儿了,孺子可教也。那好,我现在就让你切身感受下这四个字!”

“我草,老子明天要起早上班,你他妈别再玩儿了啊!”

“天地良心,我哪里在玩,我是在给你上课啊。”

“滚开。你不是说你没力气了吗?”

“为祖国教育事业而奋斗,永不知疲倦!”

“我草。”

总之,两人闹腾了大半夜才偃旗息鼓。当然,最后贺天有没有成功让红毛躺平了叫他一声“贺老师”就不得而知了。


评论(4)

热度(40)